正文 一百六十九、文士

????中年文士笑而不语。

????见这文士故作高深模样,童之山径直走到了6玄桌前,先是抱拳一礼,随即问道:“敢问老道长,与那人可有关系?”

????6玄摇头。

????“搅扰了。”

????童之山得了回应,行至中年文士身前,手中宝剑一舞,直对文士,道:“既不相识,如何挑拨,阁下实小人也,错非某剑下只斩妖魔恶人,今日阁下当死与此。”

????面对童之山剑锋,中年文士不见畏惧,只是面色黑沉。

????他见童之山颇有几分鲁莽,才有此举,谁知童之山也有几分心思,并未与6玄起了冲突。

????见此情况,中年文士不做回话,众人嘘声之中,竟冒风雪离开旅店而去。

????6玄看着中年文士离开,若有所思,却也放下手中碗筷,悄然跟了上去。

????而就在他离开之后,童之山也离开了旅店。

????……

????6玄一路尾随中年文士,中年文士策马而行,身上霜雪侵染,不见半分修为在身,仿佛真正凡人一个。

????可方才此人明显有意算计,似乎看出了6玄剑匣不凡,必非常人也。

????6玄所以跟随此人,也是因为此事。

????正所谓不可千日防贼,既遇麻烦,自然解决了才好,否则也难安心。

????至于此人是否修为胜过自己,随行是否会遭了暗算,有严白凤剑气在身,6玄却不担心太多。

????加上此地又是滇南,便是不敌,大不了剑气护身,遁回哀牢山去躲起来,等师姐师父回来再做计较,总不会吃了亏去。

????心有准备,6玄也不在意那中年文士是否知道自家随行,只远远跟着,准备找机会上前对质。

????这大雪天气,文士策马度也不快,6玄一身法随行,跟上不难。

????只是对方似乎真有所感应,每每6玄跟近,他便驱马快些,教人皱眉。走了不知多久,6玄忽的感应身后有人跟来,略作观量,竟是那童之山。

????念头一转,就明白童之山为何跟来了,摇了摇头,不甚在意。

????此人有几分意气,也颇为细心,想来是见6玄随同文士离开,有意跟来一看的,或有仗义之心。

????虽有几分鲁莽,不过也不能说他的不是。

????见他没有跟到身前来,6玄也没有点破。

????于是三人前后随行,不知行了多久,眼见夕阳衔山,却见前方一处孤宅。

????这宅邸身处荒僻之地,前后左右都无有人家。

????这世道,家有几分浮财的人都喜欢拣山明水秀的清净之所另立别业,就好比雪云庄,也是如此。所以6玄不奇怪这孤宅所在,只是不知这孤宅是否就是那中年文士居所。

????走近孤宅前,就见那中年文士马儿正在拴在宅邸之外,只是人不见了踪影。

????站定宅院之外,瞧着眼前朱启斑驳的大门,6玄捋须沉吟,没有贸然入内。

????正琢磨间,远远风雪之中,童之山负剑踏步而来。

????“老道长与那文士可有恩怨?”

????童之山爽直之人,行至6玄身旁,便问了一句。

????6玄道:“今日才见,此人当是别有心思,只是不知什么来历,想来不是常人。”

????“未请教道长尊讳。”

????“姓6名玄。”

????“原是6道长。”

????童之山拜过,随后道:“我观那文士不是什么好人,先前旅店之中,便有算计,不知是何等心思。如今既到此处,当与他算过才是,道长在此稍待,我去敲门。”

????说时,不等6玄回话,便上前去敲了宅院大门。

????等半晌,不见回应。

????童之山回身一看,见6玄也走上前来,探手轻推,大门应声而开。

????二人一眼看去,就见这庭院之中枯草狼藉,霜雪遍地,一副破败景象,根本不似有人居住之地。

????如此倒也罢了,庭院之中,并不见有人走过的足迹,也即是说那中年文士根本不曾入内,或是另有蹊跷。

????“道长,这宅院似有古怪。”

????童之山行走江湖日子也不短,更斩过妖魔。或许只是些许小妖,终究见过奇异存在,当下便有了几分推测。

????6玄不答,只转身想宅邸之外的那匹马儿看去,马儿果然不见了踪迹。

????此时日头西沉,天色昏暗,夜色之下,霜风拂过,整座孤宅显得十分枯寂。

????“此地不是善地,那文士寻之不得也便算了,你我还是莫要在此久留。”

????心有几分计较,6玄也顾不得找那中年文士了,如是说道。

????童之山还有几分不明,他虽细心,但自持神剑威芒,就算这宅院有几分古怪,心中实也没有多少担心。

????到底还是有几分傲气,不曾见过真正厉害的妖魔,有此念头也不奇怪。

????好歹童之山追来,也有自己的原因,6玄于是劝了几句。

????童之山却道:“这周遭无有人家,现下天色已暗,风雪遮蔽,一个不好怕是会迷了路去,便是寻不得那中年文士,此地也能做个落脚,就算有什么古怪,有我这宝剑在,道长也不需担心太多。”

????6玄摇了摇头,那中年文士身上的古怪,就连他也看不透,谁知道这宅院之中有什么陷阱?

????于是道:“居士也是老江湖,岂不知谨小慎微的道理?既然看出这宅院古怪,何故还要在此待下去?居士虽有神剑,到底**凡胎,如是遭了暗算,也有不少危险,还是小心行事为好。”

????说完这话,不等童之山回答,6玄便撤出了这一处孤宅。

????在外头等了一会儿,不见童之山出来,知晓他没有把自己的话当一回事,微微摇头,终究没有再入内,左近寻了一处能落脚的地方,调息去了。

????却说6玄离开之后,童之山倒也没觉得6玄的话没有道理,只是觉得6玄谨慎的有些过头了。

????以他见闻,江湖上的老前辈,俱是如此,越老越怕事,如此不能说不好,只是少了几分血性,不合童之山之意。

????说来他追索6玄二人而来,本是想着中年文士挑拨做法,小人行径,而6玄又尾随而去,如是生了什么冲突,他也好帮忙,谁料遇到这古怪宅院。

????失踪的中年文士以及这古怪的宅院,确实让他有些惊讶。不过更多的却是兴奋。

????他行走江湖,为的就是斩妖除魔,与他而言,事情越是古怪,越是合他心思,最好是在这宅院之中能遇着妖魔,能试试自家宝剑锋芒。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